繁體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首頁 時政 要聞 快訊 視訊 問政 各鎮 媒體 專題 文旅 影像 政務 嘉魚作家 投稿郵箱:hbjy6355987@163.com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專題專欄>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

鐵血榮光 英雄不朽 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

新聞來源:湖北日報 更新時間:2020-10-23

天地英雄氣,江河萬古流。

70年前,他們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抗美援朝,保家衛國,譜寫了可歌可泣、氣壯山河的壯麗史詩。

這是正義的勝利,這是和平的勝利,這是人民的勝利!

天地能知許國心——

王清珍(84歲)

原中國人民志愿軍15軍45師衛生員,現居孝感。

電影《上甘嶺》中女衛生員王蘭的人物原型——

你們死都不怕,

我怕什么

幾大本影集,從黑白到彩色,真實記錄著王清珍從一個梳著麻花大辮的少女到滿頭銀發老人的人生軌跡。

天寒地凍,粗布軍裝,但那是王清珍一生中最絢麗的年華。翻開影集,老人的記憶清晰如昨。

“死就死,那時候一點兒也不害怕”

不到14歲,我就在貴州跟著到四川剿匪的部隊走了。

由于年齡小,我在部隊衛生班跟班學習。

1951年3月,我背著背包,挎著水壺,隨部隊跨過鴨綠江,到了上甘嶺。

高山上雪很厚,部隊發的壓縮餅干啃不動。

進山途中,餓了渴了就抓一把雪充饑解渴,敵人的飛機經常在我們頭頂飛。

為了世界和平,為了保家衛國,死就死,活就活,那時候一點兒也不害怕。

幫受傷戰士吸尿,戰士感動哭了

上甘嶺戰役打響后,每天都有受傷的戰士被送到衛生班搭建的帳篷里,多的時候一天有30多個。

衛生班醫生護士僅10人,我們經常忙得幾天幾夜睡不上覺,有時連走路都打盹。

當年10月的一天,晚上9點鐘,一名年輕戰士被送來。他腹部中彈,腫脹得厲害,嘴唇干裂。護理時,他說要尿尿。我扶他到樹林里,遞給他一個罐頭盒子。但許久,他都尿不出來。我用手電筒一照,見他臉憋得通紅,滿頭大汗。于是,我把馬燈掛在樹枝上,給他插上導尿管。由于小腹受傷,泌尿系統發炎,他仍然無法自行排尿。

我聽說戰場上,有戰士腹部受傷后無法排尿,有被憋死的。

“我幫你吸出來,救你一命?!?/p>

“不行不行!你是個女孩子?!彼泵ν崎_我,難為情地說。

“你別推我,你們死都不怕,我怕什么?!”我不由分說,蹲下身子,用嘴含住導尿管,第一口、第二口,沒有吸出來,我把導尿管又通了通,吸第三口才替他吸出來。

“你比我親妹妹對我還親?!睉鹗扛袆拥昧飨铝搜蹨I。后來,他被送到后方醫院手術,我們再沒見過面。

《上甘嶺》中,女衛生員王蘭以我為原型

一天,一名頭部嚴重受傷的戰士被送過來。他頭部纏著厚厚繃帶和紗布,只露出鼻子和嘴唇。由于面部腫脹嚴重,嘴唇無法張開,用勺子也無法喂藥。每次,我都將藥片含在嘴里嚼碎,含上一口水,嘴對嘴給他喂藥。

后來,這名戰士多方打聽我的名字,還給我寫來一封感謝信。

我才知道他叫曹忠林,是團部偵察連偵察排的一名戰士。那次頭部受傷,造成他雙目失眠,感謝信是他托人代寫的。我至今還保存著這封感謝信。

“在那個年代,一個十幾歲的黃花大閨女,是什么促使你做出這樣勇敢的舉動?”很多人問我。

“沒有什么比戰士的生命更珍貴?!蔽铱偸沁@樣回答他們。

后來,電影《上甘嶺》上映??赐觌娪?,大家告訴我,電影中女衛生員王蘭就是以我為原型塑造的。

(湖北日報 張泉 王際凱 整理)

黃治富(85歲)

上圖為黃治富(左)和李清煥合影。

原中國人民志愿軍23軍直屬工兵營,現居蘄春縣。

“活著的羅盛教”勇救跌入冰窟窿的朝鮮少年——

死,也要把

這個孩子救上來

頸口的藍色秋衣已經破損,一生儉樸的老人身體還算健朗,只是手抖得厲害。

身體的這個老毛病,與一段生死經歷直接相關,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老人的一生。

少年得救了,我落入冰面下失去意識

當兵,是我的夢想。

劉鄧大軍的一支部隊駐扎到我們張崗村時,這個夢想就萌發了,那時我才12歲,部隊不給收。

從1952年到1955年,我連續4次報名參軍,都因為各種原因未能如愿。

因為讀過兩年書,識得不少字,我有幸進入縣水利局工作。1956年1月,我接到局長電話:“黃治富,我批準你參軍,好不好?”我高興壞了,連夜冒雨步行從30多公里外的工地趕回。第二天下午,我們就開拔了。

1956年11月29日,朝鮮伊川臨津江畔,氣溫零下20多攝氏度。江面結著厚厚的冰,我們在這里進行渡江訓練。

下午4時許,天色漸晚。

突然,我隱約聽到孩子的哭聲。四顧一看,約200米遠的江堤上,有兩個小男孩正在哭喊。

“有人掉到冰窟窿里了!”我迅速作出判斷。

“趕緊救人!”我大喊一聲,向哭聲方向奔去。

因為跑得太快,我腳下打滑,從堤坡上摔了下去,帽子摔飛了。

滾落到江邊后,我看到一個少年正在冰窟窿里掙扎。

我爬起身,沖到離落水少年約10米時,腳下的冰破了。

我一邊劃水,一邊用肩膀破冰。游到少年身邊后,我一手抓住他的衣服,一手抓住他的腿,拼命將他往冰面上送。

好不容易將他頂上冰面時,冰又破了。

雖然身體漸漸失去知覺,但我大腦異常清醒,心想就是死也要把這個孩子救上來。10多次嘗試,終于將少年送上了冰面。少年得救了,而我因為體力耗盡,被反作用力推入了冰面下,漸漸失去意識。

離別時,朝鮮少年和我都哭了

蘇醒時,已到后半夜。

我躺在朝鮮老鄉家的炕上,全身發抖,咽部嚴重凍傷,無法進食。

事后我才知道,落水的朝鮮少年叫李清煥,14歲,是一名學生,父親在戰場上犧牲。當時他準備從冰面上過江,購買文具,結果踩破冰面,掉進冰窟窿。

很快,我救人這件事傳開了,朝鮮媒體大篇幅報道我的事跡,稱我是“活著的羅盛教”。黨和國家、部隊給了我很多榮譽,我也因此榮立一等功。

作為一名中國人民志愿軍戰士,我覺得這是我應該做的。部隊教導我們,要把朝鮮人民當自己的親人,我們每一個志愿軍戰士都是這么做的。

1958年4月,回國的前一晚,李清煥來為我送行,依依不舍地陪了我一整夜。第二天離別時,我們都哭了。

1975年,我因為救人時的凍傷導致顫抖后遺癥越來越嚴重,部隊黨委決定讓我在部隊病休療養。

黨和部隊培養了我,我不能吃閑飯。我提出轉業回家,領導不同意,我到政治處發了一通脾氣。1979年,領導實在拗不過我,批準了我的轉業申請。

(湖北日報 張泉 王際凱 包曉霽 整理)

黃忠茂(91歲)

原中國人民志愿軍42軍124師,現居巴東縣官渡口鎮。

第一批跨過鴨綠江,入朝作戰——

我用身體

連接通信線路

1950年10月,黃忠茂隨中國人民志愿軍42軍124師,第一批跨過鴨綠江,入朝作戰。

70年光陰荏苒,在一張曾經英氣逼人的臉上刻下道道歲月的印記,卻磨滅不了一段光榮的歷史記憶。

黃草嶺阻擊戰,13天不下火線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黨和國家發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號召,我隨中國人民志愿軍42軍124師,開赴前線。

“只準前進一寸,不許后退一尺!”這是上前線前,上級下達的命令。

作為先頭部隊,42軍于1950年10月16日秘密開赴鴨綠江前線。

部隊一邊趕路,一邊還要負責運送戰略物資。經過一天一夜步行,抵達前線時,我們腳上全是水泡和凍瘡。顧不上休整,我和戰友們立即投入戰斗。

第一仗,就是黃草嶺阻擊戰。

黃草嶺地區叢林密布,到處是懸崖峭壁。為奪取黃草嶺,美軍派出精銳部隊,他們不僅掌握著制空權,還擁有大量坦克、大炮等先進武器裝備。和美軍相比,我們的武器裝備落后且數量有限,兵力也只有敵軍一半。

為頂住敵人的輪番進攻,我和戰友們采取白天守、晚上攻的策略。戰斗剛剛打響,就下起大雪。我們長時間趴在雪地里,身體被凍僵凍傷是常有的事。

憑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我們頑強地守住了戰略要地,粉碎了美軍奪取黃草嶺地區的企圖。

整整13個晝夜的戰斗,我沒下過戰場,上級給我記了三等功。

槍林彈雨中,我用身體連接通信線路

從黃草嶺戰場下來后,我被編入青年偵察連,負責押運車輛,為前方運送軍用物資。

一次任務中,我們押運的車輛被特務發現。特務點燃車旁邊的一大片樹葉,并發射信號彈,通知美軍轟炸機前來轟炸。

情況危急!

我跳下車,脫下衣服拼命撲火。敵機到達前,火被我撲滅了。車輛安然無恙,炮彈、手榴彈、炸藥全部按計劃送到,前方也順利打了勝仗。這一次,我立了二等功。

后來,我到了42軍124師直屬通信連。一次戰斗中,部隊領導聯系上級時發現通信線路不通。我沖上陣地檢查,發現一處線路被破壞。因為損壞部分比較長,難以修復,我一手抓住一條線,用身體當導體,將斷掉的線“接”在一起。

通信線路通了!

槍林彈雨中,我堅持了一個多小時,直到戰斗結束。就這樣,我又立了一個三等功。

那些犧牲的戰友,才是真正的英雄

對我來說,出生入死不算什么。最艱苦的,是曾經6個月沒下過戰場,身上長了許多虱子。

因為物資匱乏,營養失衡,我的眼睛越來越看不清東西。直到下了戰場,喝了魚肝油,視力才慢慢恢復一些。

很幸運,我在朝鮮戰場上幾乎沒有受過傷。通過戰斗,我摸索了一些保護自己的經驗。比如,飛機來了就想辦法隱蔽,美軍經常會連續投放炸彈,看見有炮彈炸出的大坑,就跳進去掩護自己,因為很少有炮彈會投在同一個位置。

過了鴨綠江,就沒想過能不能活著回國。上了戰場,我們都不怕死。

這么多年過去了,我真覺得自己不算什么英雄。那些犧牲的戰友,才是真正的英雄。

(湖北日報 袁超一 整理)

張治全(94歲)

河南林縣河家鄉河西村人,原中國人民志愿軍15軍44師,現居武漢。

經歷上甘嶺戰役的生死考驗——

永遠聽黨話

跟黨走

蘋果太珍貴了

要留給受重傷的戰友吃

我是1947年在魯西南戰役中火線入黨的,入黨時就宣誓要永遠聽黨話、跟黨走。

保家衛國,是軍人的天職。朝鮮戰爭開始后,我以中國人民志愿軍15軍44師野戰軍身份入朝參戰,奔赴前線。

上甘嶺有兩個山峰,由15軍44師和45師分別駐守。

戰爭一旦打響,地面部隊向前推進的時候,空中力量的支援必不可少,中國人民志愿軍決定組建一支自己的空降兵。

我因為作戰勇敢、多次立功,被選為其中一員。

祖國人民支援的物資很難運到陣地上,大多數在半路上就遭到了敵機轟炸。上甘嶺戰場上,缺水、缺糧食、缺武裝補給,我們常常是餓著肚子和美軍打。水是最珍貴的,極度干渴的戰士們沒有水喝,甚至喝自己的尿液。我現在最喜歡吃的水果就是蘋果,因為當年一個蘋果太珍貴了,我們只能聞一聞香,把它留給受重傷的戰友們吃。

在共產黨的領導下

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

我們一晚上修筑的防御工事,第二天美軍飛機一飛過,就被夷為平地。

有些志愿軍戰士被燃燒彈的火焰照得睜不開眼睛。受到炮彈轟炸產生的氣浪沖擊和強光照射,有的戰士患上了眼疾。

1953年,我最后一次執行任務是在夜間,空降時降落的地點不是很準確,離美軍駐地很近,著陸時被敵人發現了。躲避敵人追擊時,我感覺頭皮一緊,眼前一片紅色,手一摸全是血,子彈擦破了我的頭皮。

在被選拔為空降兵的時候,我們就立下誓言,哪怕是死也不能被美軍活捉。我翻到一個彈坑中,僥幸躲過搜捕。等美軍離開后,戰友們清理戰場時,才在坑里找到我,把我送到戰地醫院救治。

停戰后,我提出到武漢。因為渡江戰役時,我去過武漢,武漢的火力發電廠都被炸毀了,我希望幫忙建設。就這樣,我來到漢口電力裝備公司,一直干到退休。

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現在的生活比起當年真是太幸福了。女兒要是上班遲到,我跟她說,要是在戰場上你遲到或者早退了,這個陣地便失守了。孫女挑食的時候,我也經常跟她講上甘嶺的故事,告訴她當年在戰場上,水都沒得喝啊,一定要珍惜糧食,珍惜和平年代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湖北日報 許曠 戴慕含 整理

易金榮(88歲)

原中國人民志愿軍16軍32師95營工兵,現居石首市桃花山鎮鹿角頭村。

寫了遺書,做好了隨時犧牲的準備——

去了就沒打算

活著回來

九死一生從朝鮮戰場歸來,對于自己的生死,老人看得風輕云淡:“去了就沒打算活著回?!?/p>

但談及在部隊犧牲的大兒子,老人抑制不住失聲痛哭:“保家衛國,總會有人犧牲?!?/p>

一起排雷的戰友,犧牲在身邊

1952年,村里開大會,征兵抗美援朝,我毫不猶豫報名參了軍。

1952年12月底的一個傍晚,我們從遼寧丹東過鴨綠江進入朝鮮。

我們的陣地就在上甘嶺旁邊,開挖坑道、排雷是工兵的主要任務。

一天傍晚,我和另兩名戰友,作為積極分子挑選出來,執行一項排雷任務。

趁著夜色,我們摸到敵人碉堡前,趴在地上,排成一排,彼此相隔僅幾米遠。我們小心翼翼匍匐前進,一個個排除敵人在碉堡前埋設的地雷。

我剛排了幾個雷,碉堡里的機槍突然“突突突”響起,子彈雨點般在我身邊落下。我的小腿突然一麻,手一摸全是血。

并不是我們被敵人發現了,陣地上稍有動靜,敵人就會從碉堡里向外胡亂掃射一通。

槍聲停了,另兩名戰友卻突然沒了動靜。

我這才意識到,他們犧牲了!

我下決心一定要完成他們未完成的任務。擦去淚水,拖著腿傷,我繼續向前排雷。兩個多小時后,碉堡前的地雷絕大部分被我排除。

此時,身后的沖鋒號響起。戰友們大喊著沖鋒向前,我加入沖鋒行列,和戰友們一同拿下敵人碉堡。

一家三代五人從軍,這輩子最驕傲的事

1953年停戰后,我們輾轉到三八線附近的長津湖畔,為戰斗英雄楊根思烈士及犧牲的戰友們修建墓地。

3000多名烈士,有名字的,我們在墓碑上刻上名字,沒名字的,就立一塊“烈士之墓”的牌子。

大多數戰友犧牲時,遺體都是殘缺的??吹竭@么多戰友都犧牲了,我們每一個志愿軍戰士都寫好了遺書,做好了隨時犧牲的準備,從沒想著活著回家。

1957年,我從朝鮮回國。響應黨的號召,退伍后,我直接回到石首老家務農。1976年,大兒子易銀清剛滿18歲,我就動員他參軍。沒想到,那一走就是永別:1978年8月,大兒子在部隊執行任務時不幸犧牲。

雖痛失愛子,但凡遇到部隊征兵,我都會動員家里符合條件的人報名。兩個侄子在我的動員下都先后參軍入伍,孫子易濤目前仍在海軍服役。

我常對他們說:“你不去我不去,誰來保衛國家?”

一家三代五人從軍,是我這輩子最驕傲的事。

(湖北日報 張泉 王際凱 通訊員 包曉霽 整理)

唐遂成(87歲)

原中國人民志愿軍16軍47師140團,現居老河口市。

響應黨和國家號召,家中獨子上戰場——

上甘嶺精神

堅不可摧

一進客廳,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就看到一張黑白軍裝照。

青春的面孔,樸素的棉軍帽、褶皺的棉軍裝、老舊的武裝帶……

這是唐遂成參加抗美援朝出國作戰后,回到國內在張家口拍的。

這張照片,將老人帶回到這一生最難忘的一段歲月。

比凍土更硬的是壓縮餅干

我家境貧寒,父親去世早,與母親相依為命。

1950年10月,黨和國家發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號召。

雖是家中獨子,母親卻全力支持我的選擇。1952年8月,我參軍入伍。

騎大馬、戴紅花,披上戎裝的那一刻,我感到無比光榮。

隨部隊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后,到處可見燃燒的房屋、肆虐的敵軍飛機。一過江,我和戰友們便感受到戰爭的殘酷。

根據部署,我部擔負起朝鮮西海岸反空降、反登陸的作戰任務。

那時氣溫很低,挖掘工事和坑道都非常困難,白天敵軍炮火猛烈,我們只能晚上突擊。凍土十分堅硬,十字鎬一鎬下去,虎口被震得生疼。

比凍土更硬的是壓縮餅干。錘子、斧子都用上了,就是弄不開、搗不碎,難以吃到嘴里。

悄悄把維生素分給戰友

部隊補給困難,很多戰士因缺乏維生素患上夜盲癥。

我身體比較好,扛得住。每次,我都悄悄把部隊發給我的維生素分給戰友,自己只留一兩粒。

一次,部隊開赴五圣山一帶執行防御作戰任務。

一天晚上,下著雨,我和戰友受命下山搬運彈藥。沿著濕滑的山路,我扛著彈藥箱,在黑暗中摸索著前進,一不小心就被絆一個踉蹌。往返數十趟后,終于完成任務?;氐娇拥乐?,我才發現一只鞋不知何時掉落了,腳掌鮮血淋漓。

上甘嶺戰役,我雖然沒有參加,但聽戰友們講了好多遍。我時常向上甘嶺遠眺,尋思著被炮火削平的山頭下,究竟埋藏著怎樣堅不可摧的力量。

今年的抗疫,也是一場保家衛國的戰斗。我年紀大了,不能像當年一樣上戰場,但作為一名抗美援朝老兵、老黨員,我有義務為人民做點該做的事。我戴上紅袖箍,當起志愿者,參與社區防控。1月28日,大年初四,我在家人的陪伴下,來到老河口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捐獻2萬只醫用外科口罩,叮囑工作人員一定要將口罩轉交給在抗疫一線的醫務人員和公安民警。

這些口罩是我讓在北京工作的女兒想方設法弄來的,讓年輕人能安心地上陣殺敵,與病毒搏斗。

黃忠茂的立功證明書。(湖北日報 魯騰 攝

張治全的紀念勛章。(本版資料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

掃碼可看 本版受訪者視頻

附件:

嘉魚旗袍文化藝術協會助力鄉村旅游

卡五星麻将高手心得 彩票平台排行榜第一 152期曾道人 彩票平台哪个稳定靠谱 (^ω^)MG暗恋爆分技巧 (*^▽^*)MG北极探险首页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 (★^O^★)MG外星大袭击_豪华版 (*^▽^*)MG神庙古墓试玩 (★^O^★)MG顶级王牌-明星游戏说明 海南打码网站七星彩 (*^▽^*)MG伟大魔术师送彩金 (^ω^)MG轩辕帝传在线客服 (^ω^)MG埃及王朝新手攻略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顺序 mg游戏幸运双星技巧 (*^▽^*)MG宙斯古代财富巨额大奖视频